当前位置 :主页 > 公司发展 >
一次次的机器报警
来源:http://www.lmpeople.cn 作者: * 发表时间 : 2018-01-01 10:25 * 浏览 :

然而,幸运之神仿佛依然在捉弄我们。拔出气管插管后的几个小时,孩子情况还算稳定,但是随着时间的流逝,孩子出现了明显的烦躁,呼吸又急促了起来,三凹征阳性,血氧饱和度维持不住,血气分析又陷入了危极值的恐慌!而且由于拔管后胃食道的返流,孩子更是可怕的出现了右上叶的肺不张!我的心情又一次跌到了谷底:如果孩子无法脱离呼吸机,恐怕就真的没希望了!无法接受这个现实!难道之前的努力就要白费了?难道真的要放弃了?我绝望地看着这个娇嫩的小生命,轻轻握着孩子的小手,加油啊,孩子

回到办公室,孩子家长早已等候在那里,来的是孩子的奶奶、姥爷和爸爸。爸爸很年轻,看得出来是第一次当爸爸,似乎还有一些初为人父的兴奋;奶奶很沉稳,几乎面无表情,但眼里有一种坚韧和淡定;姥爷倒是很随和,不时看看孩子的奶奶和爸爸。我心里满满的担忧,详细介绍了孩子目前的病情,特别强调了危重情况,一遍遍地说着手术风险和可能的死亡威胁!但是,出乎意料,三个人没有太多话,几乎步调一致地同意急症手术。感谢理解和支持!让我信心大增!

第八天,第九天,大家小心翼翼地调整着呼吸机的参数,我明显感觉到了孩子求生的欲望,他在不停的吮吸着嘴里的气管插管,尽管什么都裹不出来。已过了七天的危险期,消化道穿孔缝合伤口愈合了,于是试着胃管内滴入母乳,5ml每六小时,5ml每四小时,5ml每两小时,7.5ml每两小时,10ml每两小时孩子在顽强成长!终于又到了生死攸关的节点,第十一天,在重新插管后的两天,做好充分的准备防止喉头水肿,第二次拔出了气管插管。紧张地观察了24小时,孩子终于稳定了,终于可以自由呼吸了!终于经口吮吸到了第一口母乳!我们终于舒了一口气!!!

不,不能放弃!已经历经千辛万苦,我必须要收拾情绪清醒地判断。和麻醉科新生儿监护室的同事短暂讨论后,大家决定重新插管,重新呼吸机维持,同时加大了镇静力度,防止孩子过分烦躁不安,让他尽量安静,尽快恢复。

麻醉科同事的配合绝对是天衣无缝!我先为孩子做了腹腔穿刺,暂时放出了大量由消化道穿孔进入腹腔内的气体,缓解了腹胀和呼吸困难,他们顺利插上了气管插管,控制了呼吸,我们暂时抓住了主动权。考虑到孩子的情况,在术前诊断不确定的情况下,我决定尽量减少创伤,使用微创治疗腹腔镜探查!1.86公斤的早产儿,腹腔仅有成人拳头大小,操作困难可想而知。熟练建立气腹,进镜探查,如我术前预料的一样,先天性胃壁肌层缺损。由于缺少了肌肉层的保护,胃的前壁破开了一个直径约三厘米的口子,不断有消化液溢出。探查清楚了,舍不得重新中转开腹,再开个口子会加重孩子的损伤。我就在腹腔镜下清理了腹腔内的污垢,镜下缝合五针,将脆弱的组织勉强对合了起来,顺利完成了手术。但是,幸运之神并没有眷顾我们:孩子术后迟迟不醒,没有自主呼吸,体温始终不升,没办法,只好带着气管插管返回新生儿监护室。看来要打持久战了为我们祈祷吧!

理想很丰满,但现实是残酷的,术后第二天,孩子的生命体征始终不稳定,体重太小了,呼吸机几乎感应不到孩子微弱的呼吸。新生儿监护室的同事们小心调整着呼吸机参数。第三天,第四天,第五天呼吸性碱中毒、代谢性酸中毒!像两个挥之不去的幽灵一样围绕着这个顽强的小生命。一次次的机器报警,一遍遍的危极值报告,不停地冲击着我们脆弱的心灵。不停地吸痰、拍背、抽血、补液、纠正电解质紊乱记不清经历了多少次希望和失望,有好几次,我几乎都快要绝望了!但面对这个捧在手心里顽强的小生命,面对急切盼望着孩子好起来的家长,我,必须坚强起来!

我相信,是大家的坚持感动了上天,孩子坚强地挺了过了第六天!尽管仍是呼吸机辅助呼吸,尽管仍是让我们手忙脚乱的危极值。第七天,终于孩子的各项指标勉强达到了正常范围!但长时间的气管插管和呼吸维持越来越影响孩子的恢复。几经商讨,大家决定试脱机,在两次连续脱机达两个小时以上后,我们决定拔出气管插管,胜利的曙光就在前方!

当接到会诊通知的时候,我就预料到了这个孩子的危重病情:出生后第二天、早产儿、矫正年龄负五十天、出生体重仅1.86公斤、腹胀如鼓、呼吸急促、伴缺氧 特别是又看到他的腹部立位平片,我的心一下子就沉重了起来新生儿消化道穿孔!必须急症手术!叫家长吧,我需要和他们好好谈谈。现在情况下,只有手术可能会救孩子一命,但目前医疗环境,没有十足的把握,我不敢轻易为孩子做手术。

最小年龄和体重的腹腔镜微创手术、跪在地上的麻醉师抢救插管、九天多的呼吸机辅助呼吸支持、过山车一样的危极值报告和矫正、体重从1.86降到1.6又重回1.8公斤的波动,第一口的母乳吮吸 一连串惊心动魄的情况!感谢孩子的顽强,感谢家长的理解,感谢我的同事们,我为你们骄傲!

重新面对家长们的时候,我依旧是满脸的乌云,悬着的心始终没有放下。这么小的孩子,带着气管插管,带着呼吸机,病情是何等的危重!我尽量压制着自己的失望,与家长们交代一点:手术是顺利完成了,诊断如术前所料,但是孩子太弱小,手术耐受力差,术后恢复很不理想,随时有可能出现意外。我知道,意外指的是孩子随时会夭折,但面对家长们急切的心情,我始终无法说出这两个字。看得出,爸爸一点思想准备没有,奶奶眼中闪过一丝的担忧,但瞬间变得坚决了起来:大夫,我相信你真是莫大的鼓励,心中的阴暗瞬间烟消云散!

上一篇:如果客户要求在胎毛笔上刻字 下一篇:没有了